卖掉印刷机,继续以老板的身份接订单,看看打印机老板的自然生活。

发布时间:2020-04-14 10:50:00

老余,每次见到他,他都面带微笑,一颗黑色的大牙齿。他40出头,没有多少爱好。吸烟是其中之一。乍一看,他不像东莞印刷界小有名气的印刷厂老板。老于17岁时开始接触印刷业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生来就是做印刷的,尤其是他的眼睛,看起来很神奇。据说他花了一年多时间才自食其力。这已经快10年了。后来,和工厂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,他的职业生涯也进入了瓶颈期,他开始厌倦了开印刷机。就在他的一个朋友开了一台二手印刷机的时候,他辞掉了工作,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二手手机生意。作为一名船长,他经常看到一些好机器,觉得自己想拥有它们。最后,老余倒在了“罗兰水牛”的裙子下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印刷业仍然很受欢迎。除了对印刷机的知识和高超的技术外,老余的印刷厂很快就有了进步。不到两年,他买了海德堡和小森。公司员工一度达到300多人,订单也随之增加。有时候,老余太忙,没法带徒弟上夜班开啤酒机。随着印刷业的逐渐萧条,老于的公司也变得有点困难。一般来说,印刷厂的老板会卖掉一台机器继续生产。但老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2014年底,老余卖掉了所有机器,解散了公司员工,留下一名办事员跟踪账单。老余把收到的订单送到同行业的工厂。每当顾客想参观工厂时,老余就把顾客带到

老余,每次见到他,他都面带微笑,一颗黑色的大牙齿。他40出头,没有多少爱好。吸烟是其中之一。乍一看,他不像东莞印刷界小有名气的印刷厂老板。老于17岁时开始接触印刷业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他生来就是做印刷的,尤其是他的眼睛,看起来很神奇。据说他花了一年多时间才自食其力。这已经快10年了。后来,和工厂里所有的年轻人一样,他的职业生涯也进入了瓶颈期,他开始厌倦了开印刷机。就在他的一个朋友开了一台二手印刷机的时候,他辞掉了工作,和朋友一起开了一家二手手机生意。作为一名船长,他经常看到一些好机器,觉得自己想拥有它们。最后,老余倒在了“罗兰水牛”的裙子下。在过去的几年里,印刷业仍然很受欢迎。除了对印刷机的知识和高超的技术外,老余的印刷厂很快就有了进步。不到两年,他买了海德堡和小森。公司员工一度达到300多人,订单也随之增加。有时候,老余太忙,没法带徒弟上夜班开啤酒机。随着印刷业的逐渐萧条,老于的公司也变得有点困难。一般来说,印刷厂的老板会卖掉一台机器继续生产。但老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。2014年底,老余卖掉了所有机器,解散了公司员工,留下一名办事员跟踪账单。老余把收到的订单送到同行业的工厂。每当顾客想参观工厂时,老余就把顾客带到同行业的工厂,说工厂也是自己投资的。有了老俞对产品质量的信任,也有了老俞在印刷业中的个性,仍然有几个大客户相信老俞,一如既往地为老俞下单。我记得老余告诉我,现在不当老板太酷了。我不需要担心那么多事情。现在有人帮我付账,我会打电话的。我每年有几十万的收入,我很满意。现在老余卖掉了他的奔驰,买了一辆大众途观,用来钓鱼。他还保持一个哈士奇和睡眠,直到他每天自然醒来。听到这个,我真的不想说话。这是一个完美的生活。我相信很多人认识老余,也有很多人不了解他。他们才40多岁。为什么不重新拼写呢?我只想说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抱负。另外,今天的印刷环境也不是很理想。虽然我们有钱赚,但我们必须心碎。小吉的印刷业还很浅,面对现状我不敢谦虚,但从外行的角度来看:并购破产似乎已经是这个行业的常态。现在,谁敢说老于的做法不明智呢?